此四方]敢于面对 敢于创新 采访飞亚达首席设计师孙磊

    [ 品牌采访]实际上访谈一名国产设计师一直以来都是我的一个心愿,因为我们算得上是推动着国的将来,同时又是国表振兴未来的希望。初遇蒋总,他看起来不善言谈,拥有设计师独有的傲气与落落难合,但是通过沟通交流发觉,孙总是如此的坦诚与谦恭,讲话很实在并且不逃避问题,详实的向之家讲的是飞亚达这一国内腕的优点与不足。

此四方]敢于面对 敢于创新 采访飞亚达首席设计师孙磊

1.您认为手表设计方案最为重要的元素是什么?(外型的形态、舒适感、销售市场这些)

   飞亚达作为一个导向性的品牌,大家对客户消费和的形态科学研究或是特别关注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不论是设计方案、外型、质量也有舒适感最后都是为客户认知去提供服务的,客户体验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个不仅仅是工艺性能里的感受,也有精神上的感受,这个时候就需要根据我的产品在精神需求等方面的发掘,像现在我们做的这种系列产品都会有一个文化艺术里的构思,例如最新摄像师系列产品,心炫系列产品,四叶草系列产品这些。能够寻找可以在生活习惯,文化艺术上连接的一些主题风格,在此基础上,我们才会来考虑新产品的造型上是怎么样的要素,穿戴舒适感这些,这种其实对于大家而言都是最基本方面的物品,是你必须处理好的,你干不好一定扣分,你都做好了不一定大大加分,在此基础上才可以去谈品牌的核心诉求。

2.您在规划一款手表以前,您做的第一件事是啥?或者说一个什么样的设计流程?

    有些人总会拿设计师和设计师在一起比,实际上这其实是两种不同工作内容,艺术大师更多的关注的是表述本人内心深处的物品,而设计师则要更加经常去面对一个市场必须,设计师做更深层次的的是一种灵活性工作,当她有了一个艺术创意的根源以后,后面就需要融洽每个部门,各种各样网络资源,把这款产品最后展现出来,他想要考虑到在这过程中各个方面的概率,例如工艺材料的概率,价格上的概率,技术的概率这些,哪怕是之后产品质量是不是平稳,售后维修服务是怎么去做都会考虑。因此设计师并不是光考虑到外型,最终就是要把这种因素都融洽下去,自然最终表达的方式是由一张图纸,工程图纸里就全部包括了种种因素,并不仅仅是一张画罢了。

    因此我们作为一个设计师、一个企业、一个品牌去衡量一个设计时,和一个专业设计的在校生是不一样的,在校生能够异想天开,我是艺术创意好,我是与众不同,但是我们就要注意各种各样因素的配置,因此我们有一个宣传口号,称为有意义的自主创新,我们讲其价值会更多的是价值和人文价值,要是没有这种意义便是单纯为了独树一帜,这明显应该是一个企业,一个品牌没有多大价值的。

    在作业方式上,我们为维持公司整体上的设计方案水平,会更重视一个团队运营能力,而非某一个设计师自身的能力,这也不是个人水平并不重要,只是因为个人力是不稳定,比如一个设计师今天有设计灵感,明天就要很有可能没灵感,因此我们更加关注设计部门总体创新能力,互相配合会多一些,并且大家在里面还有充分发挥,但更多的是大伙儿在他人观念的前提下更向前,再更进一步,这相对来说特别重要,所以今年有那么多优秀的作品,都是团队协作的结晶体。

3.您认为飞亚达外形设计的DNA是哪些?

    我在前讲了,大家在创新方面称为是有意义的自主创新,我们说的DNA有可能是核心价值里的一种DNA,并不是仅仅自身形象里的一种DNA,不是一种标记。自然抽象化也非常重要,飞亚达还在试着探索和发现这种情况,但飞亚达作为一个公众的品牌,多元化也是需要的,由于大家还是要和别人不一样,必须品牌也是有独立自主脸孔的,但在个性化的与此同时到底在多多方面上要抽象化这个不好说,由于抽象化主要用于一些奢华品牌,奢侈品的核心理念始终就是为了大多数人了解,但极少数人有着,那样有着的人才能有自豪感,因此奢侈品牌必须认同度和识别度,必须抽象化。因此我们这一大家品牌究竟多多方面必须抽象化其实这我们也在探寻。

   以前飞亚达作为一个全部子公司的合理布局,对外开放也曾经公布过,大家有一个高档品牌但是不叫飞亚达,但飞亚达内部结构是不是需要分裂出一个类似Grand的一个高档品牌,大家内部结构也在谈,其实GrandSeiko也不是特别取得成功,我觉得中国人大部分还是必须识别度。

此四方]敢于面对 敢于创新 采访飞亚达首席设计师孙磊

   飞亚达的商品现阶段走两道,一条是省控线,一条是时尚潮流线,大家全部较为高档的表款都是我们自己的限量款,和一个系列中的旗舰款与定义款,这种表款能把定义用得比较足,例如在今年的和古天乐协作这一款摄像师四期,这款表整体上的时长动态显示再也不是指南针,反而是旋转式,并且在性能上可以跟拍摄产生一些交叉式的零配件,比如一个零配件可作为手表的防护罩,另一个零配件则是一个转化器,通过调研我们不难发现,目前市面上现阶段全部微单的镜头盖与整体机身都是没有联线的,使用的时候只好把镜头盖放到裤兜很不便捷,但是有了这款表,镜头盖就能直接卡住表蒙上。但对于镜头盖尺寸,人们一样进行了科学研究,现在市面上销量最大的一个都是摄像镜头孔径在50厘米的微单反,因此我们就对于这些规格做了一款表,不过如果以后会有其他规格,我们还会发布其他型号规格,这种设备就很有趣,不仅仅是镜头盖,假如UV镜无需,你就可以拧在墙上,即便这个功能我不需要,将这个转化器放到表里,便又多是一个全新的外型,这便较为有趣,能够互动交流盘玩,大家前三期也没有这样做,仅仅找了一个一些符号罢了,之前我们就一直考虑到,当然不能把他设计方案成一个电子设备,全部大家就要在机械性能上怎能跨一点儿界,在今年的大家可以这么说即使跃上了。

4. 一些有名气的瑞士钟表品牌会依据造型的不一样来区分系列产品,但飞亚达有15个系列产品,每一个系列产品中的表中外型都千姿百态,这般区划系列产品,你作为设计师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这便是飞亚达发展过程来决定的,往往别人呢近百年品牌,我们都是20多年来的品牌,差别都在这里,并且现在这个20多年来的品牌和德国瑞士20多年来的品牌作法又不一样,例如柏莱仕和也看起来很年轻,但人家是专业人士再次出来做,了解游戏的规则,大家乃是摸石头过河,一开始飞亚达的负责人不是钟表行业的,都是航空航天行业的,一时间转型做的确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有不必太在意,从那个阶段到今天,约是在2005年之前,大家系列产品绝对是较为杂乱的,由于那时我们光看品类,哪一个品类买了好只做哪一个,这就使得品牌并没有统一的感觉了和气质,并且那时候也不顾及这种情况,就考虑做一个单款能赚钱就可以了,很不够成熟。

    2005年之后,大家逐步向通用化上转型发展。15个版本中大家几个系列产品还是不要乱的。其实大家从印像城市系列便开始不随便了,印像城市系列在2008年发布以后,表壳的样子,款式表盘设计都是统一的,摄像师系列产品从一期到第四期是不乱的,包含以后推出心灵系列产品一期二期也同样是统一的,也有四叶草,总而言之中后期推出这种系列产品大家都注意啦各种问题。

    往往目前我们系列的也有些比较乱,是因为有很多以前我们沉淀下来今天还仍然好卖,还舍不得淘汰表款,然后把它们分得不一样系列的之中,不过这些表款以后就会逐渐的退出历史的舞台,这实际上也是全部国产表都面临着的一个表款大量难题,第一从行业角度来讲,飞亚达的目标群体,她们更注重多元性,不够重视抽象化,如同的产品系列也挺长,表款也非常多,因此我们大量的是需在通用化和产品多样化中间保持平衡,假如表款做出来的太统一,像飞亚达这类大家品牌是不可取的,如同近期大伙儿便对公众的“套娃”作法存有怀疑,车都成了一个模样。反过来的是,宝马奔驰也就是在套娃,但大家对于这俩品牌也没建议,尽管宝马奔驰设计方面也未必就会比大家高超,但品牌精准定位在那儿,大伙儿就会主动被一眼看出是什么车,但买公众的顾客一般不必须,因此客户的许多念头都是很微妙的。飞亚达作为一个年轻品牌,我们对各种问题还在选择,有时候也纠结,尽管我们之后要朝着系列产品统一的方位去走,也只能是慢慢的来,不太可能一下子把以前一些不统一的表款所有削掉,必须做到既充实又统一。

     虽然也有上面这些是难题,但是这些年我们有一点或是通过了,那是2005年,因为品牌与产品衰老得很厉害,当时我们做了一次大规模市场调查,发觉大家新产品的顾客年纪所有在40周岁以上,以后我们便实施了一系列措施,包含请古天乐和高圆圆代言,都是期待使品牌可以慢慢低龄化,那时候只是一种期待,但上年他们又做了一次大数据调研,瞬间就非常鼓励,如今飞亚达表中消费群体的年龄段早就在30周岁以下了,现阶段很多人都在体现,现今飞亚达与我之前看过的飞亚达不一样,我认为只要大家贵在坚持做,之后飞亚达形象就会逐渐更改,这也就是大家为什么没再发布一个更高档的品牌,由于飞亚达并不是个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的有了一个成形的品牌形象,只有渐变色式努力改变。

5.大家总会在飞亚达每一款手表的设计方面看到一些大品牌的身影,您做为设计师是怎样理解原创品牌的?

    这个问题用不着过意不去问,感觉还是一个自主创新度问题,做为现在这个级别一个品牌,创新与承继中间还是得找到一个均衡点,在钟表行业里,真正能一眼就能识别品牌本身就是那两个大品牌,但你去看其他一些较小的德国瑞士品牌,或多或少都会都有哪些大品牌的身影,但这跟纯剽窃是两码事,你看看在今年的我们自己的摄像师系列产品你也就看不见这些大品牌的身影,因此很多事都是在渐进性的向前促进,要一点点沉积顾客对于你的接受程度,我们之前也遇到了这类难堪,称为自主创新用力过度,出好多东西在科学圈中获得许多称赞,但普通百姓不认同,由于普通民众的审美和专业人员审美的是不一样的,例如新闻人关心的是每一年出什么新东西,上年看过的在今年的就看不下去,但普通百姓并不是看这些,她们注重的是性价比高,对于这款表和名牌有点像,有时候她们也希望像点,因此我们一直在科学研究消费者,科学研究交易形状,确实不是一句空谈,科学研究之后发现,有一些特性我们必须坚持,可以慢慢变化,决不能再用力过度。

此四方]敢于面对 敢于创新 采访飞亚达首席设计师孙磊

    在今年的我们自己的立体式读时手表就获得了今年小红点设计创意巨奖,红点奖是世界三大工业生产设计大奖之一,在今年评为的一共有5000好几个著作,最终获奖的商品仅有100好几个,自然这儿不仅仅是手表,是包含各个行业的,红点奖的评比是拿实体去试带的,并且这个奖还很权威性的,在中国的钟表行业里,飞亚达是唯一一个得到了两次红点奖的品牌。这一奖的评选标准就是它更在乎你克服了以前没有解决问题,只有好看的外型是没有用,大家今年这个作品往往获奖,是由于处理了表能够侧面看迟早的事情,那样开车时查看时间就会非常便捷,并没有非常大用处,可是个功能创新,这便是红点奖所关心的。

6.大家听闻此次高园园,刘德华做为腕表设计师现身巴展,各自参加设计方案了一款手表。请你和我们共享她们做为设计师的一些难忘瞬间? 

此四方]敢于面对 敢于创新 采访飞亚达首席设计师孙磊

    高园园与刘德华的确拿出一些比较原创念头,但是之后还要我们自己的设计师去润饰改动,例如刘德华还提出能不能将一些拍摄上的符号用于表款上,我认为所有人在念头的时期都能够有想象力,许多创新不一定都是设计师所提出的,但设计师能够去帮你健全转换。大家飞亚达其实对于钟表行业不论是技术性或是时尚潮流层面的态势都特别关注,但我们无法把这些要素都放到我们的产品上,毕竟受众不一样,培育顾客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都需要慢慢来。 我们希望飞亚达未来的产品既能够丰富,但同时也具有适当的辨识度,有一张清晰的属于飞亚达的一张脸,当然这是品牌和市场相互作用的结果,一方面品牌会去引导顾客,一方面在市场上要有广泛的接受度,这样品牌才会有生命力,才能持续,才能一代代的传下去,就像的蚝式一直流传到今天,所以这不仅是品牌的事情,更是市场所决定的,这就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还有就是我们也在探索今后怎样可以将时尚和我们特有的一些技术进行更好的融合,比如在航天表的研发过程当中,腕表在耐高低温上,防震防磁上我们都有一些自己特殊的心得,在以后我们的产品上怎么去溶入,包括我们自行研制的太空强化钛这种超硬材料怎样更好的去运用,这些具有独特性的技术上最后都要通过设计的手段更好的溶入进去,还有就是设计师也要把顾客更感兴趣的一些文化元素融合进去,这些都是将来我们要考虑的。总体来讲,飞亚达还是处在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当中,通过不断的向那些大品牌和历史悠久的品牌学习,然后不断修正自己,最终把我们的产品做得更精彩!

       通过和孙总的交谈,不仅改变了我多年对于飞亚达的偏见,也使我看到了国表辉煌的未来,最后我们也衷心地祝愿飞亚达在未来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功!(图/文 宇宙之表 毛壮)

原创文章,作者:lepi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jiashun.com/zjsb-304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5日 上午7:11
下一篇 2022年9月25日 上午9:05

相关推荐